推廣 熱搜: iqos  電子煙  電子煙市場  JUUL  FDA  電子煙政策  戒煙  禁煙  電子煙戒煙  電子煙走私 

網售電子煙尚未下架,硬標準亟待出臺

   日期:2019-11-04     來源:北京商報    瀏覽:3287     評論:0    
核心提示:也有部分品牌旗艦店在店鋪醒目位置增設“未成年人禁止購買”的字樣。

距離電子煙互聯網禁售通告發布已經兩天。但記者瀏覽天貓、京東等各大線上商城發現,電子煙線上售賣基本未受到影響,雙十一活動仍在繼續。不過也有部分品牌旗艦店在店鋪醒目位置增設“未成年人禁止購買”的字樣。

店鋪、平臺增設未成年人識別系統

11月1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聯合發布了《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要求各類市場主體不得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敦促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及時關閉電子煙互聯網銷售網站或客戶端,電商平臺及時關閉電子煙店鋪并將電子煙產品及時下架,電子煙生產、銷售企業或個人撤回通過互聯網發布的電子煙廣告。

北京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郭曉樺告訴記者,國家煙草局制定的規范性文件不屬于部門規章,只能算行業內的指導文件。因此通告更相當于在電子煙市場釋放監管信號,進一步發揮效用需呼喚相關法律法規出臺。

11月3日,悅刻發表聲明,提到悅刻自營微信官方商城已停止運營。并且利用AI智能技術自主開發的身份識別系統將于本月下旬在線下門店推廣,系統將驗證購買者年齡并進行警報提示。

然而,雖然悅刻微信商城已停止運營,但其在天貓、京東的店鋪也在繼續正常售賣。其實,在《通告》發布當晚,悅刻、魔笛、雪加等多家電子煙品牌即發布聲明。但記者發現,聲明的重點都集中在“未成年人保護”“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方面,對于“互聯網禁售”則未有提及。例如山嵐在聲明中提到:“在產品層面,我們在第一代的功能上就設計了童鎖,有效避免了未成年人誤吸;在宣傳層面,都有嚴禁未成年人體驗和購買的標識。”

記者瀏覽淘寶、京東等線上商城發現,悅刻、山嵐等品牌旗艦店的確在店鋪首頁和商品頁的醒目位置增設了“未成年人禁止購買”的字樣,而此前該標志基本都集中在首頁末端等不醒目的地方。但這也只集中在少數店鋪,以去年天貓雙十一電子煙店鋪熱銷榜前二的“歐凡爾旗艦店”和“德班煙具專營店”為例,兩家店鋪均未增設“禁止未成年人購買”字樣。

警示標志的實際效用有限,核心還是在于平臺的監管。記者發現,在《通告》發布前不久,京東和天貓均有對于電子煙售賣的相關規定發布。

京東在今年9月底曾發布公告,提到為更好保障未成年人權益,即將上線電子煙/煙油購買身份識別校驗系統,首先在APP端上線,要求商家在10月15日12點前完成相關操作,無校驗措施的商品將被下架處理。公告發布后,有消費者發現,無法通過PC端進行電子煙購買。而記者在今天下午操作發現,PC端也已經可以正常購買。

淘寶平臺則從10月8日開始對電子煙產品的虛假宣傳展開了清理行動,稱經有關部門反饋,有部分電子煙類商品存在虛假、誤導描述或使用卷煙品牌信息等情況。類似于“戒煙”“清肺”等宣傳描述都將是違規。悅刻天貓旗艦店的客服則稱,本身支付寶就需要綁定身份證,將以此判斷買家是否成年。

在線下門店的身份識別系統上線之前,對于線下購買者,某電子煙品牌代理商告訴記者:“對線下經銷商來說是不可以賣給未成年人的。經銷商要繳納保證金,如果賣給未成年人被發現就要罰款。”但在實際售賣過程中的執行情況仍值得商榷。

仍需法律法規加強監管效力

然而,雖然品牌和平臺都有所動作,但這顯然未做到《通告》所要求的。《通告》自發布之日起生效,意味著所有互聯網銷售網站或電商平臺需在當日內下架所有電子煙產品及廣告。

郭曉樺律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部門規章是指國家最高行政機關所屬的各部門、委員會在自己的職權范圍內發布的調整部門管理事項的規范性文件。而國家煙草專賣局受工信部領導,所以國家煙草局制定的規范性文件不屬于部門規章,只能算行業內的指導文件。如果煙草局制定的由工信部對外公布則屬于部門規章。”

《通告》相當于行業內的指導文件,但也是國家對于電子煙開始監管的一個信號燈。北京市控煙協會會長張建樞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現在電子煙亂象橫生,之前一直處于沒有監管的無序發展狀態。現在有專門針對網絡銷售出臺的政策,至少是說明開始管了。但是同時也表示擔憂,去年8月,市場監督總局和煙草總局發布《關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禁止向未成年人直接推廣和銷售電子煙,但是實際效果不佳。一個政策出臺,如果沒有相應的法則法規,也可能形同虛設,無法真正發揮作用。

我國當前法律法規對于電子煙的限制性規定主要集中在地區控煙條例方面。今年10月,《深圳經濟特區控制吸煙條例》修訂后展開首次控煙執法,其中對于吸煙和煙草制品的定義明確,即“煙草制品,是指全部或者部分由煙草作為原材料生產的供抽吸、吸吮、咀嚼或者鼻吸的制品以及電子煙。”這意味著電子煙也被納入控煙的范疇。據報道,在執法現場,共有6名煙民被罰,罰款50元,其中包括1名電子煙煙民,這也是中國內地首例電子煙吸煙者被罰。

“目前,杭州、深圳、南寧、秦皇島等新修法的城市,已經把電子煙列入控煙范圍。但像北京、上海等立得比較早,沒有把電子煙列進去。我們現在是提議《北京市市民文明促進條例》里面列入禁止吸煙,包括電子煙。”張建樞告訴記者。

此外,據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官方網站顯示,國家標準計劃《電子煙》、《電子煙液煙堿、丙二醇和丙三醇的測定氣相色譜法》由TC144 (全國煙草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歸口上報及執行目前已進入審查階段。按標準的制訂周期24個月及12個月內將由國標委批準通過,屆時中國電子煙生產流通將依據國家標準要求執行,主管部門為國家煙草專賣局。其中《電子煙》為國家強制性標準計劃,所謂強制性標準,是在一定范圍內通過法律、行政法規等強制性手段加以實施的標準,具有法律屬性,相關企業必須嚴格執行。

缺乏生產標準是關鍵

其實,反復強調加強電子煙行業的監管,關鍵問題在于電子煙本身存在的危害。張建樞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各種試驗數據證明,電子煙里含有尼古丁,是有毒化合物、成癮性物質,有致病性,包括添加的一些霧化劑芳香烴。而且不管一手煙二手煙都是會造成危害的。因此不向未成年人銷售是底線,未成年人更容易受到危害。”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控煙辦公室研究員肖琳此前介紹,調查發現使用電子煙的人群主要以年輕人為主,15-24歲年齡組人群電子煙使用率為1.5%,獲得電子煙最主要的途徑是互聯網(45.4%)。在電子煙發展初期,電子煙以“替煙”“戒煙神器”的身份走進消費者視野,且早期的虛假營銷過于深入人心,造成了許多人對于電子煙危害的誤解。張建樞認為:“電子煙相較于傳統香煙,可能有更大的危害。因為電子煙還不像傳統香煙,一支一支的。而且電子煙缺乏生產標準,煙彈里面有些不明物質,標注也不明確,有可能造成快速死亡等危害。”

生產標準缺乏或許是當下電子煙行業最大的問題。此前有媒體報道,被業內稱為“電子煙一條街”的深圳沙井,生產全球90%的電子煙。電子煙行業的進入門檻極低,供應鏈非常簡單,除了一個霧化芯要去研究材料學以外,其他的比如芯片,做過手機就感覺做電子煙的芯片就像是做玩具一樣。近日,沈陽市煙草專賣局稽查支隊也破獲一起特大非法經營加熱不燃燒新型卷煙部督案件,查獲萬寶路、HEETS、fiit、MC、寬窄牌“煙彈”4000余條,涉案金額3500余萬元,銷售網絡涉及北京、遼寧、內蒙古等29個省、直轄市、自治區。

“我們也呼吁盡快出臺有關生產標準的規范,包括生產產品的質量、成分、含量都不明確。有些產品表面上標的和實際上差距特別大,容易發生危險。還是應當從源頭抓起,加強生產標準規范。”張建樞表示。

 
標簽: 電子煙 下架 政策
打賞
 
更多>同類新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公眾號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違規舉報  |  蘇ICP備11076862號-6
 
一点红单双中特网